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暴露癖的职业少妇
暴露癖的职业少妇

暴露癖的职业少妇

今年30岁的我可以称得上是幸运的,从英国留学回来,经过两年的努力,如今我终于如愿拥有了自己的会计师事务所。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干练、要强、永不服输的职业女性,我所拥有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近千名员工每年开展着上亿元的审计、咨询业务,这足以让人羡慕。可是没有人知道,在我的女强人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卑微的心,在我的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束缚有着强烈的迷恋以至于不能自拔,在对自己紧紧的束缚中,享受着紧缚和无助的感觉让我的心理感到极大的满足。
一直以来,我知道我的这种心理有别于常人,但我无法理解这究竟是什么回事,在英国读书的几年,我有机会知道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他们通过奴役、束缚,被奴役、被束缚的活动中得到心理上的满足,同时有许多专业的生产厂商提供各种各样专业的奴役工具,我对BONDAGE了解越多,使我对她越发的迷恋,尤其是SELFBONDAGE,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回到自己温馨的别墅中,我常常把自己束缚起来,尽情的享受着无助的快感,在完全无助的情况下,我不需要再考虑任何事务所的事情,可以完全放松了自己的心情,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只需要无助地挣扎和等待。直到现在,我的SELFBONDAGE也仅限于自己的私人空间。近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子里越来越清晰。一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在考虑如何将我的想法变成现实。而今天我终于要开始我的计划啦。
  我从桌下的抽屉里拿出我的LV手袋,打开手袋,从里面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小包裹,包裹打开后里面一把把精致的小铜锁全都摆在了桌面上,1、2、3、4、……………我数了数这些小铜锁,正好是我所需要的数量,总共16把。看着这些小巧确很坚固的小铜锁,我的心理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我将最终被这16把铜锁牢牢地束缚起来。
  我拿起一把铜锁,只见锁上挂了两把钥匙,锁上的钥匙很轻易把锁头给打开了,我取下钥匙,把两条钥匙分开放在两边,把开着的小铜锁放回了包裹里,同样的,我将剩余的15把锁也都一一试了一遍,我必须得确保每把锁都能顺利的锁上,同时锁上的钥匙都能顺利地将锁打开。16把开着的铜锁都被重新放回了小包裹里,他们将会被我带回家里用来完成对我的束缚。16把铜锁的钥匙已被我分成两套放在两边,我把其中的一套16把钥匙装进了一个信封里。然后拿出一个小盒子将另外一套钥匙装到了小盒子里。最后把两套钥匙和装着铜锁的包裹放回了手袋里。这时墙上的钟显示已经快11点了,我拿起手袋,取出衣橱里的风衣走出了办公室,我想起码今天下午我是不会回到这里啦,我得向琳达交代一下,琳达是我的秘书,一个24岁的美丽女孩,也许我的计划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许她会是我的最后的希望,这仅仅是也许,我自己没有足够的把握。
  “琳达,我下午要见一个重要的客户,如果我明天中午没有回来,你就到我家里取份文件”
  “好的,嘉小姐”
  “还有,如果到我家的时候没有人在的话,你就打这个电话——1392222222”
  “1392222222,我记住了,嘉小姐,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交代完以后我径直走到了电梯口,我没有象往常一样直接下到地层的停车场,我打算把我的宝马轿车留在公司里而打车回去。这是我增加我解脱束缚难度的计划之一。
  走出公司大门,一阵凉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在办公室里开着暖气,我只穿了套深灰色的呢子套裙,修长的双腿上是一双薄薄的黑色长统丝袜,脚上穿着一双12公分高的尖头薄底细跟的黑色磨砂皮高跟鞋,这身打扮对于职业女性来说不失文雅稳重,但也许没有人会想到,在这身稳重的套装下我确穿着十分性感的内衣,黑色的蕾丝文胸下矫人的双峰若隐若现,同样黑色的蕾丝丁字裤也许将遮羞的功能降到了最低的限度。黑色的蕾丝吊袜带连着黑色的蕾丝花边的长统丝袜我想一定是让人觉得无比的妖冶。
  我披上披风,走到街上,叫了辆计程车,“到丽都广场”。很快广场就到了,下了车我径直走到了后面的停车场,在停车场的边上放有供人休息的长椅,和前面的喧闹相比这里稍显清净,只有在有人存取车的时候才会有一些人。我选了张最僻静的长椅坐下,看看四周没有人,我赶紧从手袋中将装有一套钥匙的信封拿出来悄悄地塞到了椅子底下。我站起来看了看,信封不是很明显,如果不仔细看是不容易发现的,我想钥匙放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最后看了一眼,我匆匆离开了停车场。我该走回家啦,从广场到我的别墅大概步行需要30分钟,我走了10多分钟,在路边有家不是很起眼的花店,我走了进去,一位很清纯的小女孩迎了上来,“小姐,您好啊,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是的,我想给我的朋友送个花篮,随便把件小礼物一起送给她,”我从手袋里拿出装有另外一套钥匙的小盒子对小女孩说“能帮我把这个盒子包装一下吗,”“很乐意未您效劳,您需要什么时候把这些礼物送到什么地方呢”“稍后晚一点的时候我会把地址送给你的,明天你方便的时候按地址把这两样东西送过取就行了,另外我有个小小的要求,除非我给你打电话或者我亲自来,在明天以前你不要把礼物交给任何人或向任何人提起可以吗”“小姐您放心,我会按照您的要求做好的。”“谢谢了”“不客气”看着装着将要解开自己束缚的钥匙的小盒子被包装成精美的小礼包,这将是最后一套钥匙,我付了钱,走出了花店。向着自己的计划正一步一步的实施,不禁兴奋而加快了脚步,不到20分钟,我就回到了我的别墅。这时已经快12点了。
  进到两层楼的小别墅里,我草草吃了一些东西,我不想吃得太饱,我可不想在后面的时间里感到过分的难受,然后我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也洗掉了一天的疲惫,全身放松了不少。我该为我的计划开始准备了,我不喜欢在selfbondage的时候赤裸着身体,所以我得先给自己挑选一套性感的服饰。
  打开卧室中的一个衣橱,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性感内衣,吊袜带,内裤和丝袜。我今天穿什么好呢,黑色是我的最爱,我还是穿黑色的吧,拿出一件黑色的蕾丝半透明文胸,双臂穿过肩带,将罩杯轻轻的罩在双峰上,然后将手伸到背后扣好了背后的系扣,薄薄的蕾丝罩杯显出的朦胧的感觉更加诱人,接下来我挑出一条小小的黑色蕾丝丁字裤,想了一下,我又放了回去,还有一件事情没做呢。
  我从衣橱里拿出一个盒子,这是两天前刚刚从英国送来的BONDAGE新品。盒子里装有两根仿真按摩棒,两根按摩棒的底部都有一个小小的圆环,盒中还有一付细细的锁链,这付细细的锁链可以将两根按摩棒牢牢地固定在我的体内。盒中还有一个用来控制两根按摩棒的无线遥控器,它可以设置定时开启按摩棒的时间,在按摩棒启动以后,将会随机重复着启动和暂停的Cao作,启动和暂停地时间完全是随机地,直到关掉遥控器地开关或者电池的电力耗尽以后按摩棒才会完全停止工作。按摩棒中装有高效的锂电池,据说可以为按摩棒的连续工作提供48小时的电力。48小时…这可是个让人既兴奋又害怕的数字。拿起一根较大地按摩棒,很轻易的就从前面放进了我已经湿润的体内,拿起另一根按摩棒稍稍润滑后也从后面也放进入了我的身体内,两根巨大的按摩棒分别从前后侵入我的体内,使我的下体立即有了涨满的感觉。我拿起那付细细的锁链先将锁在腰部的链子紧紧的系在我纤细的腰间,扣上锁链的搭扣,然后将另一条链子从腰后开始先穿过两根按摩棒底端的小环,跨过两腿之间,最后绕到前面和腰间的锁链连在了一起,收紧的这幅链子将两根按摩棒紧紧地固定在我体内,如果不松开这付锁链,体内的两根按摩棒也就无法取出来了。要感受真实的自我奴役仅仅是扣紧锁链还是不够的,将锁链地搭扣锁起来才是对我地的真正的束缚的开始。我拿出两把从办公室带回来的精致小锁,我知道只要锁头将搭扣一锁上,我就必须得等到拿到放在停车场的信封中的钥匙或者花店送来的钥匙才能解开锁链,取出填充在我体内的两根按摩棒。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锁头锁上了。
  我重新拿起刚才挑选的蕾丝内裤,穿了起来,小小的丁字裤刚好把细细的锁链盖住了,同时也最大限度的将圆润丰满的臀部展现出来。这时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蕾丝里的锁链发出的隐隐的金属光泽,如果不认真看还看不出里面的异样,这正是我所期待地效果。我拿出一双新的黑色长统丝袜,轻轻地穿上我那修长的双腿,仔细地抚平,不留一丝皱折,袜口有一圈十分性感的蕾丝花边,更增添了无尽的诱惑。拿出黑色的蕾丝吊袜带,系在腰间,把4条吊袜系带别在了长统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最后我拿出一双12公分高的尖头薄底细根高跟鞋穿在脚上,我将鞋子上的系带在脚踝上系紧,并把系带的扣眼用两把小铜锁分别锁上了,同样,我在拿到铜锁的钥匙之前我只能一直穿着这双性感的高跟鞋。
  穿戴完毕,我走到试衣镜前,12公分的鞋根让我走起路来要保持平衡优雅的姿态似乎比平时费劲了些,但这对于我并不困难(可是我没有真正体会过在后面发生的事情这12公分高的细细的鞋根让我尝尽了苦头),我看到镜中一个清秀的女子穿着足以让每个男人心怀意乱的性感服饰,看起来是如此的高傲风骚,但就是这样一个高傲的女子,很快就要成为她自己的奴隶,她就是我自己。
  时间已经是下午的2点了,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还没做,坐在梳妆台前,一边化妆,一边在脑子里理着下一步的思路。妆化好了,我希望我在SELFBONDAGE的时候同样是那么的俏丽动人(其实我想这只不过是希望罢了,事实通常都会与希望的相反)。接着下面我得准备好几个信封。首先第一个绿色的信封是为花店的小女孩准备的,在信封里我写上了别墅的地址,这样明天花店就可以将解开我的束缚的钥匙送到我的家里,这个信封必须得在今天以前送到那里,否则明天我也许就没办法解开我的束缚。我将这个信封放在了梳妆台的抽屉里。第二、第三、第四个信封是为我的朋友健准备的,每个信封里对健该做的事情做了交代。我知道健一定会很忠实的按照我的要求去做的。我将第二个粉色的信封留在了梳妆台上、第三个紫色的信封放到了隔壁的书房里,最后一个淡兰色的信封帖在了别墅大门的背后,这样出门以前就可以很容易地看到。
  时间过得很快,差不多3点了。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健的号码。
  “健,你5点到我这好吗?”
  “好啊,我现在还有点事,还有啊,我的车还没修好呢,不过我会尽量在5点赶到你那的。”
  的确,健的车昨天被我故意蹭花了,现在正在车行里修着,健并不知道这也是我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一定要来啊,我等你哦。”
  和健通完电话,我断开了家里的电话,关掉了平时用的手机,从现在起我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我取出13922222222号码的手机,这是我新开的手机,只有琳达知道这个电话,我想她也只有在明天来我家找不到我的时候才会打这个电话。我给手机设置了留言:“琳达,我现在不在家,你中午12点以后自己到我家楼上的书房里,文件我放在书桌上了。房们的钥匙放在门前的地毯下面了。”我这样安排其实是让琳达作为计划出现意外之后的最后一手准备,当然我并不希望会用到这手准备,这毕竟会让我丧失所有的颜面,况且我并不能肯定琳达能为我做些什么。
  该做的准备基本上都做完了。我走到卧室旁边的书房。其实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我的娱乐室,大多数时候,我会在这里尽情的享受着SELFBONDAGE所带来的快乐。
  书房里除了书柜还有一个很大的柜子,这里面是我这几年来购买的各种各样的BONDAGETOY。打开柜子,我该为我自己挑选束缚自己的装备了,柜子里整齐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绳子、锁链,当然还有我最喜欢最迷恋的各种各样的口塞,口塞是我的最爱,特别是马具型的球型口塞,圆圆的橡胶球紧紧地塞在嘴里的那种涨满的感觉是我在SELFBONDAGE的时候所追求的。不过今天我选择的是一个马具型的“0”口枷,口枷部分是一个直径5厘米的圆环,圆环由不锈钢外包裹着一层柔软的皮革制成,这样既能保证口枷的强度,又不至于因长时间的佩带口枷而损伤牙齿。马具型的系带由内层镶嵌了许多细小而韧性很强的钢丝的皮革制成,很难用刀具将其剪断,系扣可以用锁头锁紧,因此如果我将这个口枷给自己戴上、将系扣锁紧,我就必须等到打开锁头才能将口枷取下来。选好了口枷,我继续挑选我的束缚工具:两条白色的棉绳,两付真皮脚镣,一付手铐,一付紧缚单手套,一个皮项圈。
  我要开始我的束缚了。我首先要剥夺我自己说话的权利,我拿起了那个马具型口枷,那直径5厘米的“0”型口枷对于我的樱桃小口似乎大了点,我尽力将上下颌最大限度的张开,用力将圆环往嘴里塞,终于将圆环顶进了嘴里,直立的圆环紧紧地顶在我的上下颌之间,我的小嘴根本无法再合起来啦,我先将两侧的系带绕到脑后,最大限度的系紧,脸颊两侧的系带在前额合成一条后绕过头顶在头顶又分成两条分别在耳后跟的地方和锁在脑后的系带连在一起系紧了。最后将两根较短的系带在下颌系紧,下颌收紧的系带迫使我紧紧地咬住了口中的口枷,没有半点松动地余地。这样,这套马具型的系带将“0”型地口枷紧紧地固定在我地嘴里,我拿出4把小铜锁,这4把小铜锁将可以把马具型系带上地4个系扣锁紧,只要一锁上,我就真真正正地剥夺了我说话地自由,我必须得等到拿到钥匙后才能取下这副口枷,犹豫了一下,我最终“咔咔咔`````”将4个系扣给锁上啦,我试了一下,要想将口枷取出来没有半点可能,嘴里除了“啊啊啊啊````````”发出含糊不清地声音外再也说不清其他什么了,这就意味着我从现在开始根本不可能通过语言和别人进行任何地交流了。
  除了不能说话以外,更尴尬的事情也随之开始了……由于口中束缚着“0”型口枷,我的小嘴被迫张开着,这使得吞咽口水变得异常的困难,甚至是不可能,而口腔中的口水似乎偏偏要和我作对似的在这个时候分泌得比平时都异常的旺盛,很快就充盈了我的口腔。如果平时用的是球型口塞的话,将双唇含紧口球还可以稍稍延缓口水的流出,但是如今这个“0”型口枷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中间是空的,口水就会完全不受控制的顺着嘴角流出来。试想一个平时端庄文雅的女子却会象小狗一样不停的流着口水是一件多么难堪的事情。现在双手还没被束缚起来,可以不停的擦一下,还不至于那么狼狈,如果双手被束缚起来,那种情形我想别提会有多难看了。
  接下来我给自己戴上了有5厘米宽的真皮项圈,项圈的四周分别安有一个“D”型的圆环,可以很方便的配合进行各种的束缚。同样的,也用一把办公室带回来的小铜锁将项圈给锁上了。我想项圈除了小狗以外,没有任何常人会戴它地,而如今外表高贵自尊的我却套着一个小狗才会用的项圈是何等地羞辱。
  我拿出一把人字梯支在了房子中间开始准备第一步的解脱装置了。说起这整套的解脱装置还真有点复杂。我从柜子里拿出一根弹簧,一长一短两根细绳,短的细绳大约60公分,长的有3米多一点,我将两根细绳同时绑在了弹簧的一端,从柜子里拿出3把带钥匙的铜锁,打开锁头,取出钥匙,将3把锁的钥匙绑在较短细绳的另一端。接着我从柜子里拿出三条拇指粗细、2米长的不锈钢铁链连同绑好细绳的弹簧一起放在了梯子旁边。来到书桌旁,打开电脑,开启了一个时间控制程序,这个程序是用来控制安放在天花板上的一块电磁铁的开关的,当开关打开后,电磁铁产生磁性,可以将金属的钥匙牢牢的吸住,当断开开关,磁性消失,钥匙就会掉落下来。我将开关打开,并设置了在3~5个小时之间内的一个随机时间断开,这样电磁铁将可以保持3个小时的磁性,或许5个小时,没人知道。
  再次回到梯子旁,拿起地上的3根铁和弹簧,我得将他们挂到天花板上。在平时,要爬上梯子是很容易的事情,可如今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被脚镣束缚着,要爬上梯子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但为了完成我的计划,我最终还是艰难地爬了上去。
  先将两根铁链分别挂在天花板上间隔1米的两个圆环上,然后将剩下的那根铁链和绑着细绳的弹簧挂在另外两个与前面两个圆环呈垂直方向也是间隔1米的两个圆环上,最后将系在短绳上的钥匙吸在了天花板上的电磁铁上。如果不出意外,钥匙将在3~5个小时以后电磁消失时垂吊下来。这样我将有可能得以解脱我身上部分的束缚。在确认天花板上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后,我又晃晃悠悠地爬下梯子,并将梯子收好。将从柜子里拿出的3把已经打开的锁头分别挂在3根垂吊着的铁链上。
  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直径4.5厘米的“U”型铁环,铁环的“U”型开口可以调节松紧度。将从天花板上垂吊下来的较长的细绳穿过固定在地上的一个圆环,穿过圆环后,细绳大约还剩余有10公分左右的长度。我将“U”型环绑在了细绳的末端。提起“U”型环则可以通过细绳拉长弹簧,从而使较短细绳的高度可以同时也降低下来,当弹簧被拉长50公分以上之后,吸附在天花板上的钥匙掉下来时,站立着手将可以刚好够得到,若弹簧收紧,则不借助其他工具,即使钥匙垂吊下来,双手也无法能够得到钥匙,这样将无法解脱束缚。
  回到卧室的衣柜前,拿出一件深兰色的披风,一顶带有帽纱的黑色帽子,一条丝巾整齐的摆在床上。然后拿出装着我体内按摩棒的遥控器的盒子,取出遥控器,将按摩棒的开关设在了30分钟之后,这样30分钟以后,我体内的按摩棒将开始随机的工作,如果不通过遥控器关闭开关,按摩棒将会一直间歇的工作着,直到电池电力耗尽。我将遥控器放会盒内,并用配给的锁头将盒子锁了起来,取下钥匙,没有钥匙将拿不到盒子里的遥控器。我拿着钥匙再次回到了书房,将钥匙放到了紧缚单手套里,用一块小胶布固定好。
  拿着紧缚单手套,一幅手铐,2段1米长、2段2米长的白色棉绳以及从办公室带回来的最后3把没有钥匙的小铜锁走到房子中间,将这些东西整齐地排在地上,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必须得在按摩棒的开关打开之前完成对我最后的束缚,否则也许会因为得到高潮之后而放弃整个计划。
  我在房子中央,坐下,并拢双腿,拿出一根2米长的棉绳,先在脚踝处绕了几圈,然后将绳子绕过两脚之间,将原来横向缠绕地棉绳从纵向扎紧,留出30公分的绳头,然后打上结,接着用另外一根2米长的棉绳,用同样地方法将双腿在膝盖处捆紧,这样我的双腿被紧紧地绑在了一起。我转过身,跪在地上,将绑在脚踝和膝盖上的绳子的剩余部分分别穿过固定在地板上的圆环、绑紧,这样,我的双脚被紧紧的固定在地板的圆环上了,不能移动半点。我稍微直立起身子,用手勾到从天花板垂吊下来的铁链,将铁链扣在了项圈上的圆环上,并用铁链上挂着的锁头锁紧,铁链的长度使我只能直立的跪着而不能坐到自己的脚上。
  静了一下,我仔细将整个计划最后想了一遍,确定没有出任何差错,我拿起手铐,取出钥匙,把钥匙挂在项圈前面的“D”环上,将手铐挂在项圈背后的“D”环上。只要将双手用手铐锁上,我将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此时对自我奴役的幻想已经让我不愿意再考虑这些了,我只想赶在后悔前完成对自己最后的束缚。我将双手伸到背后,用力抬高手臂,将手腕套进手铐中,并且用力将手铐铐了起来。
  一个穿着黑色性感的内衣、丝袜、高跟鞋的美艳女子就这样被全身束缚着凄美地跪在房子中央:双脚被绳子紧紧地捆绑固定在地上,双手被高高地吊铐在身后,小嘴里束缚着马具型“0”型口枷,两根能让她在整个奴役过程中持续的兴奋的巨大的按摩棒被细细的铁链牢牢的束缚在体内。而将所有这些束缚加在这名女子身上的不是别人,就是我自己,我完完全全的成了我自己的奴隶。

  【完】